首页
Ceteaonia
取消

战争其一

飞扬的尘土遮蔽了如血的残阳,本应壮丽的晚霞在这阴霾笼罩之下显得诡异而令人绝望,四周的田地被尽是被魔力炮烧融的痕迹,镭射枪的密集火力将几个干草垛射得千疮百孔,空气中弥漫着草木被烧焦的气味,这味道说不上难闻,但总是能让在这里的人紧张起来。 温热的液体在少女的脸颊滑落,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周围残留的干扰力场让她看不清周围发生了什么,但好消息是:她躲过了第三轮炮击,而为主部队争取的时间已经足够,王国...

敬这该死的世界

帝国135年 莱特城 老人坐在夜幕之下,窗外城市的灯火仿佛已经驱逐了黑夜,无穷无尽的霓虹灯闪烁且飘飞着,将各式各样的欢乐景象铺满整条街区。但老人的房间是安静的,老人的银丝是一丝不苟的,就连他手中的红酒也同样是百年的陈酿,他坚守着旧时的礼节与行为准则,并在这喧闹的城区中营造出最后一片安宁。 这显然是一位老人,他的面颊早已被刻满了岁月的痕迹,他的手干枯瘦削,即使那手臂依旧平稳,老式的单片眼镜...

智慧生物性别研究

概述 性別是一種基於生物靈魂烙印,穩定且可遺傳的極特殊生物性狀,與常規遺傳因子配對不同所產生的相對性狀不同,性別由於其與靈魂回路的高度融合,其決定性的影響智慧生物的魔法天賦與心理。基於現代生物學與魔理學的研究我們得知:本世界智慧生物——即人類1中的所有種族,在無外力幹涉下,均具有兩類五種性別。 性狀性別 顧名思義,此類性別決定人類的基礎外貌特征及心理認同方式。共三種:男性(Male)/...

红星照耀西莱尔 Chapter 6 - 房间里片刻的闲暇

推开酒馆大门,依旧是那种“进入领域”的感觉。周围的酸臭气息立刻一扫而空,晓木每次都很喜欢这种体验,甚至在最开始时在门口来回迈入迈出了三四次,结果被陈依诺用看傻子的眼神嘲笑了一整天。 但这次她显然没这个心情去犯傻。 为什么梅里斯会给自己一张地址卡片?为什么会以如此轻浮而随意的方式交给自己?晓木不了解莱特城这些地下组织的运行方式,但她敢肯定梅里斯的行为并不稳妥。自己只是在这里刚刚上了几天班的...

相遇 Part 2

“提案可行,但在立法会上可能会有反对声音。”宽敞明亮的办公室中,坐在红木桌后的托希娅正一条条斟酌着她面前文件上的内容,红木桌对面坐着一位新上任的区议员——新官上任三把火,新人总是最富有激情和创造性的,托希娅也向来鼓励新人提出一些对当下的大区管理有益的意见。 “第三款相关的内容没有去基层调查过吧?”她抬抬眼,将文件掉了个个,指着其中一行说着:“针对城区内治安问题的意见,这不是单纯依靠粗暴增加...

相遇 Part 1

帝国历118年7月49日 晴朗 无风 托希娅准备出去走走,每到周末,她才能从繁重的公务中解脱出来。统领整个旧公国地区的立法会大执政官在她看来是一份并不讨喜的职位——毕竟她不是以权谋私的人,而某个皇帝陛下在她出发前庄严肃穆但是眼底明显有“终于把这烂摊子给别人了”的表情让她相当不爽…但她不可能因为这就去刺驾,只好叹了口气,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托希娅不喜欢人太多的地方,整日和人打交道的她并不...

魔力本质本原解释

概述 魔力,是在秩序宇宙中广泛存在的一种特殊现象,它在宏观层面表现为一种“能够向各个能级衰变,并放出能量产生其他魔理学变化”的通用能源,魔力依照魔能守恒定律及索怀特系经典魔理模型运作。 魔力的存在是世界的基础,魔力的运动与变化直接影响世界的物质与能量之形态与性质。 魔力的微观本质是卡西利格粒子(又称超微子)在组成夸克时的震荡导致其之间的异相互作用键(又称魔力键)的断裂与重组,通过宏观映...

哦,我亲爱的骑士先生小姐们!

“日安,尊贵的国王陛下,今天真是个好天气,不是么?”棕发灰瞳的女人略微躬身,提起了自己的裙摆,向面前高大的男人点头致意。她的服饰并不是觐见国王标准的长礼服,而是便于行动的马术服,这多少有点不合规矩——男人皱了皱眉,用他的长剑剑鞘轻敲地面。 “哦,科菈女伯爵。”国王开口了,他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丝沙哑:“我想穿着此类衣物觐见你的国王,不应是贵族所为。” “哦,詹姆斯·史密斯陛下。”被称作科菈女...

红星照耀西莱尔 Chapter 5 梅里斯监工的邀请

说到底,监工们的手段老套得不得了,他们可以冠冕堂皇地慢慢过来,用怪腔怪调说着一些看似光明磊落的话,之后再把犯错的小姑娘拎走,皮鞭子沾凉水。稍微长得好些的则会沦为这群表面光鲜,实际上一样穷困潦倒的家伙们发泄的工具——而两种情况都不怎么好受。 晓木对这种情况相当熟悉,在那老法师的塔楼里也有这类嚣张跋扈的人。而当时的状况则是,瘫坐在那里颤抖的人是她,晓木最后选择了一场盛大的爆炸,很大原因也是因为...

红星照耀西莱尔 Chapter 4 包身工与沉默

莱特城的一天是平淡无奇的。尽管这里是全大陆最繁华的城市之一,但高度的发达带来的是光鲜亮丽和腐化破败的结合。你不得不承认,这座走在了大陆魔导工业前沿的城市里相当藏污纳垢,而底层的普通人只能在大人物的豪爽夹缝中挤出一口饭来。 说实话,这天经地义。毕竟国王的孩子天生就是王室,贵族的孩子天生就是贵族,富商的孩子天生就是少爷小姐。 晓木醒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七点钟了,她并不需要和大部分的雇佣工一样早...